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蓓 > 重返灾区(一):重见六十米大街

重返灾区(一):重见六十米大街

当我们同在一起

吴蓓  

 

重见六十米大街

 

自从我离开什邡后,常持法师和他的同伴们仍然在坚持帮助灾区的人们。他曾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够再回什邡。6月13日我收到常持法师转发的短信,红白镇的峡马口村的爱心活动中心,志愿者蔡江把别人捐赠的课座椅搬进了帐篷。当时我准备16日至18日在香港开完会后,去惠州举办2天的华德福教育培训课程,然后回北京。看到常持法师的短信后,好像听到了召唤,我放弃惠州的讲课,再次前往四川,因为我必须最晚25日回到北京。

 

宣丽的女儿浩浩,在成都的一家医院治疗手术后留下的疤痕,19日他们正好出院,我在成都与他们回合。午饭后,我们急匆匆地赶往什邡。

 

常持法师在郊外租了一个农家小院,我们可以住在房间里了,晚上有电灯,每天可以洗热水澡。我安顿下来,休息了一会,胡筱慧就来了,她立即把我带到六十米大街,映入眼帘的大街依旧,但灾民住的帐篷明显少了许多,只剩3、4百灾民了,绝大多数回到家乡。原来的帐篷小学起名为“军民爱心小学”,由部队负责后勤和安全工作。当初简易帐篷已全部变成清一色的军用帐篷,有240名孩子,按年龄分为8个班,从幼儿园直到初一,一个年级一个班,一个班一个帐篷,8个帐篷排列开来,颇具规模。我看到后,心里百感交集,怎么也想象不到会有今天的发展。

 

自从王歌、王丽和我离开什邡后,当地自愿者胡筱慧渐渐地承担起教学和后勤的协调工作,她说有2次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离开了六十米大街,最后还是克服困难,重新站在了她的岗位上。她不仅要协调内部和外部的各种人际关系,还要尽量照顾好老师们的日常起居,做好志愿者的交接工作。问起她原先是做什么工作的,她说自己是一位今年2月下岗的女工。

 

常言道:“万事开头难。”这回我觉得开头并不难,第一天志愿者帮我把孩子召集起来,我开始讲故事、做游戏。而坚持到如今才是最为困难的事情,胡筱慧和来自各地的老师们付出了最艰巨的努力。

 

21日周五我在六十米大街的幼儿班当了大半天的老师,原来的2位带班老师去部队教士兵唱歌了。下午气候炎热,尤其帐篷里面,3点上课,可是有些孩子1点钟就被家人送来了,他们坐着无所事事,又不宜到户外玩耍,我就找出橡皮泥给他们玩,陆陆续续越来越多的孩子来了,他们都喜欢玩橡皮泥,索性就让他们玩个够。我又找出玩具汽车给孩子们玩。就这样,他们一直玩到4点40分放学。

 

这天宣丽一直配合我带幼儿班,浩浩和孩子们一起玩耍。

 

更多相关文章: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