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蓓 > 环境种族主义

环境种族主义

.古若斯曼  著

吴蓓

 

“我们正坐在有毒垃圾焚化炉和7个填埋场环绕的中心,焚化炉不停排放PCB(多氯化联苯),填埋场的垃圾堆不断地增高以至看上去象一座座山,”海泽.约翰逊(Hazel Johnson)说:“化工厂、涂料厂、2个钢铁厂排放臭味,处理污水的氧化塘填满了各种污染物,每年向空中排放3万吨的有毒物质。有一个水回收区域,他们露天抽干淤泥,散发出来的气味令人恐惧,就象尸体的腐烂味。”

约翰逊女士描述了Atgeld花园,一个位于芝加哥东南边的住房工程,能容下1万人居住,几乎都是美国黑人,住宅区周围每一边都有污染源。

结果:环境疾病和死亡。

“许多人得癌症、呼吸道疾病、出生畸形。”约翰逊女士继续说:“就在那一天,有3个癌症患者死去。以后更多。有的婴儿刚出生就有脑肿瘤。有一个婴儿出生时,脑从头上突出。她现在已2岁,既不能看也不能走。我的女儿怀孕5个月,医生用超声波检查发现,胎儿没有屁股,没有头。胎儿不得不流产”约翰逊女士说,她是7个孩子的母亲。

约翰逊女士确信:“我们社区可怕的健康状况与污染有关。”这是住在美国环境污染最集中区域的结果。

她很清楚为什么她的居住区成了垃圾堆放场,因为绝大多数居民是美国黑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在芝加哥,绝大部分东西都倾倒在我们这个区域,他们以为我们不会去露面、去抗议、去反对。”但约翰逊女士做为社区康复的人民领导为此已奋斗了10年。

“Atgeld花园是环境种族主义的象征”,瑞.本雅明.夏维斯(Rev·Benjamin Chavis Jr)是著名的公民权利领导人,是基督教联合教会争取种族公正委员会执行负责人,他声明“社区的四周被污染物包围,是全国癌症率最高的区域之一。芝加哥的官员了解这一情况,由于人们的种族才被迫住在这里,这个城市没有优先考虑停止这类环境不公正。”

  瑞.夏维斯(Rev·Chavis)在1987年首次使用“环境种族主义”(Environmental Racism)术语,他花费几年的时间发表了一篇“在美国有毒废物和种族”的文章,这篇文章成为里程碑式的一项研究。

但是现在有了良好的开端。人们开展了一系列重要的活动,包括在1990年地球日之前,由瑞.杰西.杰克逊(Rev. Jesse Jackson)领导低收入被污染的几个少数民族社团进行了一周的长途旅行,他强调“在环境和权力之间的关系。”他声称它是“一个新日子和一个新方式。将再也不允许公司利用工作去敲诈毒害穷人,这些人可能是黑人、棕色人、黄种人、红种人或者白人。我们正在要求所有放毒公司签定条约,停止污染我们的社区”。

和瑞.杰克逊(Rev·Jackson )在一起的是邓尼斯.海斯(Dennis Hayes),他既是1970年地球日诞生的一个主要组织者,也是去年事件的主要组织者。还有约翰.奥克那(John Oconnor),他是一位全国有毒物品运动执行负责人,他强调“拯救地球的环境运动要想成功,就必须包括所有的种族、种族群体、富人和穷人、黑人和白人、青年人和老年人。只有当我们清洁整个国家的运动真正表达出所有人的愿望时,我们才能成功地阻止美国的中毒。”

1990年在华盛顿召开的讨论环境污染问题的全国少数民族健康会议上,Panos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描述了“争取社会公正运动与环境主义者的联姻”是怎样发生的。“在有色人种中环境公正的组织从一个小团体在70年代的活动,发展到整个美国居民点的成千上万人的运动。”达娜.艾斯顿(Dana A·Alston)是Panos环境、社区发展和种族事业的负责人,这是一个为“可持续发展”工作的国际团体。她在报告中提到,“我们为自己发言:社会公正、种族和环境。”“有色人种社区比主流环境运动采取更为全面的方法,把环境的利害关系与更广泛的议程相结合,这个广泛的议程强调社会、种族和经济公正”。

1990年在亚特兰大召开少数民族区域环境问题的会议,是由联邦有毒物质和疾病注册机构等主办,有300个社区的领导人、医生和政府官员参加了会议。奥布瑞.曼勒(Aubrey F·Manley)博士,是健康和人类服务部助理部长的代表,他陈述:“穷人和少数民族组织指责8个主要的全国环境团体在雇用人员时有种族歧视,并要求他们大幅度地增加雇员中的有色人种数量。环境团体承认这个问题—“环境团体在包容少数人种方面做了一件糟糕的工作”。福瑞德瑞克.克儒伯(Frederick D·Krupp)说,他是环境保卫基金会执行负责人,并建立了少民族区域环境联合会。

去年,种族公正委员会组织了一个关于种族歧视和环境的研讨会,是为国会黑人政策讨论会准备的,其成员对许多人来说是不知道的。保守投票人联盟认为这些成员在国会上进行环境问题投票时具有最佳的赞成票记录,而这些保守投票人在环境问题的表决记录方面往往在国会代表中占优势。

一个关键的事件是今年10月在华盛顿召开的首届全国少数民族环境领导人最高级会议。“我们要把社区团体,环境团体、公民权利组织和学院的、科学的、政府的和公司的组织领导人召集在一起参加这3天的全体会议”查尔斯李(Charles Lee)说,他是种族公正委员会研究主管,正是这个委员会组织了这次聚会。“最高级会议的目的是发展一个广泛的和明确的全国行动议程,以此帮助更改美国环境政策的制定,充分地包括美国少数民族的事务。”

长期以来有色人群是环境污染的最大受害者。李提到30年代西弗吉尼亚州Gauley Bridge的建设,“几百名美国黑人工人从Deep南部被带到New Kunawha电力公司,这是联合碳化物公司的子公司,黑人们要挖掘Hawks Nest隧道。两年的时间里,大约5百名工人死去,1500人由于类似于黑肺病的硅肺而丧失劳动力。由于呼吸空气中大量的微小硅粒子,男人们站立着倒下,空气浓得相距一码远就看不见对方。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的人被人用斧柄打回隧道中。在随后的国会听证会上,New Kunawha承包人透露:“我知道我将会杀死这些黑鬼,但我不知道会这么快。”

李说:“一个殡仪员被雇用埋葬死去的工人,墓地没有任何标志。”他同意“极低的计时工资去做这项服务,因为公司保证将会有大量的死人。”

但并不是最近几年,才开始在系统背景中考察这类环境种族主义的恐怖故事。

1982年,位于北卡罗来那州黑人占绝大多数的沃伦(Warren)县,寻求种族公正委员会的帮助,他们抗议PCB 垃圾倾倒场,PCB含有致癌物质。接着在一场公民不服从运动中,500多人被捕,包括委员会的瑞.夏维斯(Rev·Chavis),南部基督教领导联合会约瑟.卢拉乌瑞(Joseph Lowery)博士,华盛顿的国会议员瓦尔特 冯恩巧(Walter Fauntroy)。

正是在那场斗争中,瑞.夏维斯(Rev·Chavis)开始考虑在沃伦县的垃圾场与联邦政府Sarannah河核设施之间的联系,核设施位于南卡罗来那州众多黑人居住区,是长期放射性泄漏的来源,以及沃伦县垃圾场与位于阿拉巴马州埃默尔(Emelle)黑人主要社区内的“全国最大填埋场”的联系。“我们开始看到一个系统模式的证据,引导我们进行全国范围的研究。” 瑞.夏维斯(Rev·Chavis)说明道。

研究报告“美国的有毒废弃物与种族”,清楚显示了瑞.夏维斯(Rev·Chavis)的猜疑:有色人种社区是美国最多的有毒物品的堆放场地。更详细地分析查明成千个美国商业有害废水设施(由美国环境保护机构定义,专门用于处理、储存或处置有害废水的地方)的截面图和无法控制的有毒垃圾场地(由EPA定义,关闭和遗弃的场地),它们的位置与社区的种族性相关。

“研究中的主要发现包括以下几项:

●在商业有害垃圾设施位置的诸多变化因素中,种族已被证明是最重要因素。这在全国范围内有一致性。”

●“拥有最大数量商业有害垃圾设施的社区是有色人种占最大成份的社区。”

“尽管社会经济地位在商业有害垃圾设施的位置中显示出很重要的作用,但种族仍然被证明更有决定性意义。”

“每5个黑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中,就有3人住在无控有毒垃圾的地方”。

“在大城市区域,绝大多数无控有毒垃圾的场地,黑人占人口的比例最高”。—孟菲斯,圣路易斯,休斯敦,克利夫兰,芝加哥和亚特兰大。

“约占亚太岛民和美国印第安人一半的居民住在无控有毒垃圾场地的社区内。”

这个分析呼吁改变。“这份报告明确的结论是黑人、西班牙裔美国人和其它种族社区是各级政府部门优先放置有害垃圾的场所,但这个问题并不是当前国家关心的重点。因此认识到这个日益扩大的全国问题的公民和决策者,必须把对此的关注放在首位。”

它呼吁:美国总统“颁布一个行政命令。“委任联邦机构考虑现行政策和规定对种族社区的影响”,国家政府“评价和做出适当的修正,在新的有害垃圾设施选址时,恰当地考虑潜在的许多社区种族和社会经济特征”。美国市长联合会,黑人市长全国联合会和全国城市联盟“召集一个全国会议并从一个地方性的视角处理这些问题”。公民权利和政治组织准备选民登记运动,作为一种更进一步授权给种族群体的方式,有效地响应种族社区有害垃圾问题在政府和国家的最高立法议程。

环境保护主义者巴里 卡玛内(Barry Commoner)评论这份报告显示了“在环境方面,贫穷、种族主义和无权力者与化学工业对环境的侵犯之间的依存性关系。”

早在1978年社会学家罗伯.特布勒德(Robert Bullard )第一次开始探讨环境种族主义。他的妻子琳达. 玛克沃.布勒德(Linda Mckeever Bullard)邀请他指导一项关于在休斯敦的地区性填埋场和焚烧炉的选址问题的研究,以便采一场堪称阶级行动的官司,对在休斯敦附近的Northwood Manor设立新的填埋场的计划提出挑战,该地居住着所谓的“稳固的中产阶级”,主要是美国黑人。布勒德(Bullard)是刚研究生院毕业的得克萨斯南部大学的一位新教授,发现从20年代至那个时候,休斯敦的所有5个填埋场和8个中的6个焚化炉位于黑人居住区附近。这导致了布勒德(Bullard)博士的更广泛研究。关于黑人社区由于他们的经济和政治的易受伤害,已经成为日常有毒设施,本地的无用土地使用和环境危害的对象。

他写了几篇文章,去年他的书“美国南部倾倒:种族、阶级和环境质量”出版。布勒德(Bullard)博士说,黑人社区一直是倾倒垃圾的地方,这是“由于他们的种族、他们的普通和单纯”,布勒德(Bullard)博士说,现在他已是设在河边市( Riverside)的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一位教授。

 

在这些社区,经常把“工作,工作和工作视为救世主”,尽管事实上“没有劳动力密集的工业。”涉及的公司同时也认为能够“使它们的投资达到最低限度。”可以避免在白人社区建立一个有毒垃圾场、焚化炉造纸厂、屠宰厂、铅熔化厂、杀虫剂生产厂以及诸如此类的工厂时很有可能要面临的诉讼。而且,计划和分区规划部门往往“排斥有色人种”,于是就无法扭转上述局面。如果把这个问题说到底,那就是,因为住房类型和有限的流动性,中等收入和低收入的黑人不像白人似的,当一个污染设施来到,他们往往不能‘走为上策’。瞄准某些社区存放有毒物是另一种形成的歧视。” 布勒德博士指责道。

“南方的倾倒”一书中,他叙述了在休斯敦和达拉斯;路易斯安那州的Alsen;西弗吉尼亚州的 Institute;亚拉巴马州的Emelle的黑人怎样同“公司巨人较量,这些巨人想把他们的区域变成有毒垃圾场。”他对数百个由有色人种组成的环境公正团体的存在充满热情。

其中一个组织是海湾沿岸承组人联合会。“我们不仅有垃圾场,还有主要的原料,这是许多石化工厂集中的地方,他们生产了许多原料。”达瑞 迈乐克 卫勒Darryl Malek- Wiley 说,他是以新奥尔良为基地的团体研究负责人。“癌巷是这个地区的绰号,”即从巴吞鲁日(Baton Rouge 到新奥尔良,沿着密西西比河75英里长的狭长地带。这个团体提供环境教育方面的课程,支持人民去和他们社区里的环境危害做斗争,并阻止新建垃圾倾倒场。在南部黑人社区有毒设施的放置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的一种屈从模式,迈勒克Malek “工业时代”给了一个新的说明。他说,应该看到此事与在第三世界的有害垃圾的倾倒之间的联系。

向北看,美国最大城市纽约的中间,皮格 史佩德(Peggy Shepard)作为西部哈莱姆区环境行动(简称WHE ACT)的领导人,已经对环境种族主义提出挑战。她说令人讨厌的“开发”设施最近几年安放在我们区域,包括一个大型污水处理厂,一个用于垃圾的“船舶转运站”,和另一个公共汽车储存站,“围绕社区的一系列问题,我们组织起来,发现原来这些问题都是环境方面的问题。”WHE ACT 通过网络与纽约城市周围的组织联系,发现在西部哈莱姆区发生的事,对其他的黑人和西班牙裔地段也是发生过的典型事例。我们太习惯于这种陈规:环境保护主义意味着野生生物和空地的保护。在城市的环境问题上还没有足够的行动,这些问题诸如:焚化炉、污水处理厂、污染空气的工厂、危害性极大的职业性暴露。

在亚特兰大环境、商业和能量中心,东南部的负责人撒里门 玛赫迪(Sulalman Mahdi)说:“我们的工作是围绕整个环境问题在黑人社区开展教育。我特别对公民权力运动和环境正义运动的沟通感兴趣。”

当他正投入一场为黑人土地不公正的使用而要求赔偿的运动时,他卷入了“绿色”行动。居住在佐治亚州南部靠近不伦瑞克的“一个造纸厂镇,整天闻到硫磺味”从造纸厂的土地上散发出来。他被糟透了的空气呛住,他推论“我们需要为环境保护而战,或者寻求一旦被返还却没有任何实用价值的土地。”

他持着美国黑人关于自然权利的观点回到非洲,并正在写一本关于非洲生态学的著作。非洲人对自然的亲近“非常相似于美国的土著人”,玛赫迪说。他提到“农业的奠基者,植物学的奠基者”,两者都是古埃及人。他看到“在我们的自由斗争”和为美国黑人遭受的环境伤害的斗争之间有一种密切的关系,这种环境伤害他称为“环境种族灭绝。”

种族灭绝也是蓝斯.修(Lance Hughes 用的一个词,他是为争取清洁环境而斗争的土著美国人,“当政府和一些地方由于公众的反对,关闭了大量的垃圾场,公司就把目标转向了全国的印第安人保留区。”修说。印第安人保留区被公司认为是理想的垃圾堆放场所,因为这些地方作为主权实体不受地方或国家的环境规章的约束。

他担任领导人的团体成立于6年前,当时在大量土著美国人居住的俄克拉荷马州(Oklahoma)东北部,由Kerr-Mcgee控制的核设施的一对装置引起放射性污染。其中一个装置为武器生产核燃料,另一个为核电厂工作。何况它们产出的一些核废料当作肥料放置,范围遍及整个俄州,以及也是由Kerr —McGee控制的核设施周围1万英亩土地上。

“那个土地上生长的干草和畜牛在公开市场上出售。”修说。住在这个区域的土著美国人有许多人得了少见的癌症,并且有一个高出生缺陷率,起因于“基因突变。这相当令人悲衰。”修说“有的婴儿出生时没有眼睛,有的得脑癌。”

野生生物也是出生畸形。“我们发现一只9条腿的青蛙和一条2个头的鱼。还有一只四条腿的小鸡。”修强调“对印第安人的征服仍然在进行。游戏的名称改变了,但我仍然把它称为种族灭绝,因为结果就是这样。”

西南组织项目(SWOP)是一个多种族,多论题的组织,成立于10年前,在新墨西哥州奇卡诺人占优势的  阿尔布开克(Albuquerque)区域。“我们有一个地方上的填埋场,阿尔布开克市最大的养猪场,一个狗饲料厂,Texaco, Chevron,通用电器,一个污水处理厂。”理查.莫尔(Richard Moore)说,他是SWOP的合作负责人。他认为这种情况在西南部的西班牙裔人和黑人社区是很典型的。

 “无论在哪里你发现工人阶层、种族社区,你就发现了环境不公正。” 莫尔说,他的团体已在遍及全州的与环境种族主义的斗争中成长壮大。“我们已经并正在挨门挨户地组织起来,正在建立强大的组织,正在壮大到足以抗衡相当多的主要组织。”非党派选民登记是一个重要方法。我们团体是建立环境和经济公正西南网络的创建组织,莫尔共同主席把西南部7个州的人民在多种族和多议题的基础上联合起来。

莫尔是一封给8个主要环境组织信件的签名者之一,信上抗议他们缺乏少数民族代表(如:奥杜邦(Audubon)协会在315名工作人员中,只有3名是黑人)。

重要的是有3个著名的全国环境团体没有列入其中,他们是:绿色和平,全国有毒物品运动,地球岛协会。令人惊异的是,与其它模式相反,地球岛协会主席是一位黑人。

地球岛协会的总部设在圣弗朗西斯科(旧金山), .安瑟尼(Carl Anthony)不仅是主席,也是该组织城市生境项目的负责人。“我们对于谱线两端的问题很感兴趣:全球温室效应、臭氧层、地球资源枯竭,另一端是负面环境对穷人和有色人种社区的冲击。为了把两种关心放在一起”安瑟尼说:“我们必须发展一种新的推动力并在有色人种社区中发展新的领导层,在处理事物中,为一个更加可持续的城市模式,表达我们社区的和更大城市社区的需要。”城市生境“对于想要研究这些问题的全国的许多人来说,是个基本的交流中心。它帮助我们社区的人民对涉及他们的问题保持警觉:有毒物质、能量问题、空气质量、水质。”

建筑师安瑟尼说他“一向知道环境问题”,他是建筑设计师和伯克利(Berkeley)的加尼福尼亚大学建筑学教授,正在教一门新的课程:种族、贫穷和环境。他十分愉快地讲到参与地球岛协会的工作,但他怀疑其它的一些全国环境团体能否做到充分的多种族参加。他们长期持有一种“精英统治观点。我怀疑,如奥杜邦(Audubon)将不会在这方面有多大推动。

芝加哥的海泽.约翰逊(Hazel Johnson)与绿色和平关系密切,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采取直接行动的环境组织。“我和绿色和平有着良好的工作关系。它远不仅仅是一个行动团体。我随绿色和平去过许多地方,他们声明要帮助我们。”她提到最近一次她的人民社区康复组织的示威,反对在她的社区建另一个焚化炉,其中就有绿色和平的参与,“我们把自己用链条拴在卡车上。”

“毫无疑问”种族公正委员会的李说“少数民族社区是环境污染风险最大的社区。”他用词语描绘了污染的一连串事件。西班牙裔农场工人严重地暴露于杀虫剂,包括那些在加利福尼亚州的Delano的受害者,“在农场工人中,估计每年有30万的与杀虫剂相关的癌症患者。”

在土著美国人中存在放射性污染的后果,特别是纳瓦霍(Navajos)人,是国家开采铀矿的主要劳动力,结果他们癌症率极高。“在城市地区的儿童中存在铅中毒现象,估计有55%的受害者是美国黑人”,李说。Puerto Rico 有一混乱局面,“这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区域之一。”美国的石化和制药公司长期大规模释放有毒物质。在这个叫做La Cuidad Cristian的孤立镇上几乎所有的人由于汞的毒害被迫迁移。可怕的故事仍在继续。李说“真正处理这类问题我们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

“要理解不公正的原因,重要的是把它们放在历史的背景中考察”他说:“有两条历史线索帮助我们解释在有色人种社区的有毒污染不成比例的影响,第一条是长期压迫和剥削在美国的黑人、西班牙裔人、亚州裔人、太平洋岛民和印第安人,采取的方式是种族灭绝、作为个人动产的奴隶、契约劳役、雇工时的种族歧视,涉及住房和实际生活的所有方面。我们今天遭受的正是这悲惨历史的残余,以及新式和制度化的种族主义。历史的另一线索是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石化工业巨大的扩张。”

“环境种族主义是在环境政策制定方面的种族歧视。”Rev·Chavis说:“何处没有白人,何处就成了他们要倾倒垃圾的地方。这种情况遍及全世界。许多有毒化学物倒往太平洋岛屿和非洲,最近揭露出来肯尼亚允许我们去倾倒核废料。”(非洲统一组织谴责美国和欧洲国家向非洲倾倒有害垃圾,这是一种“毒物恐怖主义”,是“反对非洲和非洲人民的一种罪恶”)。

“我认为,我们的自由运动,现在包括环境问题。” 瑞.夏维斯说:“我们现在明白了种族主义的阴险本质。和它做斗争,不要仅停留在书本上的公民权利。种族主义深入到美国社会所有方面,我们看到反对环境种族主义的斗争,是做为这个国家公民权利和自由运动的一个继续。有些事情要成为我们议程的一部分,不是一个次要的问题,而是一个主要问题。我们在攻击环境种族主义时要象在反对保健、住房和学校方面的种族主义一样保持警觉。”

 

原文:Environmental Racism

作者::Karl Grossman

选自:《People, Penguins, and Plastic Trees》-Basic Issues in Environmental Ethics Pierce/Van Deveer  2 nd  Edition Wadsworth Publishing Company  P 39-44

 

 

 

 

           2000/11/24 初稿

                                 2000/12/27  修改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