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蓓 > 文章归档 > 2011年七月
2011年07月27日 12:12

孩子是创造者

孩 子是 创 造 者  

作者  Rebecah Freeling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7日 12:12

孩子是创造者

孩 子是 创 造 者  

作者  Rebecah Freeling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7日 12:12

孩子是创造者

孩 子是 创 造 者  

作者  Rebecah Freeling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4日 10:59

推荐:别让中国儿童患上自然缺失症

别让中国儿童患上自然缺失症

2011年06月04日  半月谈

什么是“自然缺失症”

所谓自然缺失症,其实并不是一个医学名词,而是由美国作家理查德·洛夫提出来的一种现象,即现代城市儿童与大自然的完全割裂。虽然词是新词,但是对于很多家长和教育者来说,这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比如城里的孩子背过《悯农》,却没见过农民;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分不清五谷,辨不出花草,认不出飞鸟走兽。但人们提到这些事情,却往往只是感慨而已,似乎也默认了这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4日 10:59

推荐:别让中国儿童患上自然缺失症

别让中国儿童患上自然缺失症

2011年06月04日  半月谈

什么是“自然缺失症”

所谓自然缺失症,其实并不是一个医学名词,而是由美国作家理查德·洛夫提出来的一种现象,即现代城市儿童与大自然的完全割裂。虽然词是新词,但是对于很多家长和教育者来说,这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比如城里的孩子背过《悯农》,却没见过农民;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分不清五谷,辨不出花草,认不出飞鸟走兽。但人们提到这些事情,却往往只是感慨而已,似乎也默认了这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4日 10:59

推荐:别让中国儿童患上自然缺失症

别让中国儿童患上自然缺失症

2011年06月04日  半月谈

什么是“自然缺失症”

所谓自然缺失症,其实并不是一个医学名词,而是由美国作家理查德·洛夫提出来的一种现象,即现代城市儿童与大自然的完全割裂。虽然词是新词,但是对于很多家长和教育者来说,这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比如城里的孩子背过《悯农》,却没见过农民;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分不清五谷,辨不出花草,认不出飞鸟走兽。但人们提到这些事情,却往往只是感慨而已,似乎也默认了这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5日 00:25

推荐: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作者 张文亮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
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太快,
蜗牛已经尽力爬,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
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
彷佛说:「人家已经尽力了嘛!」
我拉它,我扯它,甚至想踢它,
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往前爬……

真奇怪,......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5日 00:25

推荐: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作者 张文亮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
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太快,
蜗牛已经尽力爬,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
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
彷佛说:「人家已经尽力了嘛!」
我拉它,我扯它,甚至想踢它,
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往前爬……

真奇怪,......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5日 00:25

推荐: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作者 张文亮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
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太快,
蜗牛已经尽力爬,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
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
彷佛说:「人家已经尽力了嘛!」
我拉它,我扯它,甚至想踢它,
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往前爬……

真奇怪,......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3日 01:55

学 会 跪 拜

学 会 跪 拜

吴 蓓

上世纪80年代,是我读大学和研究生的期间,我的专业是物理,那时人的独立意识随着改革开放而觉醒,无论从科学理性还是从自由民主精神来说,在某人面前或偶像面前跪拜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偶尔我去寺庙看看,见有人在佛像面前虔诚跪拜,我感到难以......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3日 01:55

学 会 跪 拜

学 会 跪 拜

吴 蓓

上世纪80年代,是我读大学和研究生的期间,我的专业是物理,那时人的独立意识随着改革开放而觉醒,无论从科学理性还是从自由民主精神来说,在某人面前或偶像面前跪拜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偶尔我去寺庙看看,见有人在佛像面前虔诚跪拜,我感到难以......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3日 01:55

学 会 跪 拜

学 会 跪 拜

吴 蓓

上世纪80年代,是我读大学和研究生的期间,我的专业是物理,那时人的独立意识随着改革开放而觉醒,无论从科学理性还是从自由民主精神来说,在某人面前或偶像面前跪拜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偶尔我去寺庙看看,见有人在佛像面前虔诚跪拜,我感到难以......

阅读全文>>